观案 | 驾驶证过期险企拒赔商业险法院:险企未尽告知义务,仍需赔付_保险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保险 >
 

观案 | 驾驶证过期险企拒赔商业险法院:险企未尽告知义务,仍需赔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09-27 17:46:31
字号:

9月14日,一场拉锯了半年的保险理赔案件迎来了二审判决。

裁判文书显示,今年三月,任某驾驶的大型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发生意外,造成损失共计12.3万元。事后,任某依照购买的商业险向险企索赔,却遭到了拒绝。

原来,保险公司调查后发先任某的驾驶证已经过期,认定其驾驶情况符合“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一项免责情况,故拒绝赔付。

任某与该险企对簿公堂,取得了一审及二审的胜诉,最终获赔保费12.3万元。

依照保险公司的描述,任某确实有可能违反合同中的除外免责条例,为什么最终险企仍需赔付?

辽宁省绥中县人民法院及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判决文书中均指出,保险公司合同中对于“驾驶资格”的判断概括笼统,未提及具体资格证书种类及是否过期,视为未尽告知义务;且本案中任某驾驶证过期一事与车祸并无因果关系,险企无正当理由拒赔。

财经网金融注意到,“是否尽到告知义务”一直是保险合同理赔中的常见焦点。德恒律师事务所的王国峰律师指出,法院对“告知义务”的认定标准与具体的合同内容有关,“如果保险公司用法律禁止的规定作为免责条件,仅需要告知就可以,如果不是这样的条件,一般需要明确告知并说明,体现在这个案子里就是需要明确写出道路货运从业资格证。”

驾驶证过期等于“无驾驶资格”?法院:不等于,关键在于“告知义务”

9月14日,辽宁省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裁判文书,因不服一审判决而再次上次的某保险公司再次败诉,最终被判定赔付被投保人12.3万元。

2021年3月,任某驾驶的大型汽车与另一大型汽车在京哈高速公路发生交通事故。事后经交警部门认定,任某负全部责任;在诉讼过程中经委托评估,此次车祸共造成损失12.3万元。

任某想起此车曾于2020年6月投保交强险、机动车损失险和三者责任险等,故找到保险公司理赔,未曾想却被一口回绝。

保险公司辩称,任某驾驶的标的车辆为营运车辆,事故发生时驾驶员任某的从业资格证并未年检,根据保险合同,车辆肇事时应提供合格有效的从业资格证,所以,按照保险合同本案不属于保险公司理赔责任。

驾驶证过期是否就意味着任某并不具备合同中“有效的从业资格”?

辽宁省绥中县人民法院及葫芦岛市中级人民法院均对此作出了否定回答。判决文书指出,任某持有机动车驾驶证一事足以表明其具有驾驶资格。虽然任某的资格证面临过期未及时审核问题,但这并不代表其失去了驾驶车辆的能力;而此案中,保险公司也并未提出相关证据,作证从业资格证过期显著增加了车辆运行的危险程度。

同时,法院指出,在该案件中保险公司在合同中对于“驾驶资格”的认定模糊,并未进到法定的告知义务。判决文书显示,此案中保险公司的免责说明中关于“驾驶出租机动车或营业性机动车无交通运输管理部门核发的许可证书或其他必备证书”的表述过于笼统,既没有明确是何种证书,也没有明确指出该证书含有道路运输从业人员从业资格证,更未提及从业资格证过期一事。

综合两项条件来看,保险公司拒赔商业险有悖公平原则,应该及时赔付任某的损失。

如何认定“告知义务”?律师:险企需承担更多举证责任

“是否尽到告知义务”一直是保险合同理赔中的常见焦点。王国峰对财经网金融指出,法院对“告知义务”的认定标准与具体的合同内容有关,“如果保险公司用法律禁止的规定作为免责条件,仅需要告知就可以,如果不是这样的条件,一般需要明确告知并说明,体现在这个案子里就是需要明确写出道路货运从业资格证。”

王国峰同时对财经网金融表示,对于保险合同,尤其是涉及除外免责事项一类关键问题的告知义务,法院在判决时通常会采取保护消费者的立场,要求保险公司承担更大的举证责任。

“法官会从案件的实际情况做判断。这个案件中,即使保险公司在合同中表述并不笼统,甚至明确写出了道路货运从业资格证,法官也很有可能认定这个条款是格式条款,不具有相应的效力,进而判决赔偿。”王国峰称。

财经网金融梳理发现,在之前发生的类似案例中,确实存在多起王国峰提及的消费者明确违反了保险公司的除外免责条例,但由于险企未尽到法定告知义务,进而除外免责条例被判无效,险企仍需赔付的情况。

今年8月中旬,河北省景县人民法院公布了一则裁判文书,因“无证驾驶”死亡的周女士最终获得了保险公司22万元的赔付。此案中,周女士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十九条规定,属于周女士所投保的金福人生终身寿险合同条款第2.4.5条约定的免除被告保险责任的情形,但据周女士家人提供的保单显示,周女士的合同均由代理人代签,极有可能对除外免责事项不知情,最终,法院判决保险公司应对周女士车祸身亡一事进行赔付,金额为22万元。

王国峰表示,在对“告知义务”的认定中,保险公司一方面需要保证合同的内容必须足够清晰,不存在笼统的、容易引起歧义的表述;另一方面需要对消费者作出足够的提示并保存证据。

“好慧赔”平台的理赔服务人员也对财经网金融表示,在代签情况下保险公司应更主动地做好记录,积极完成告知义务,“代签后保险公司会进行电话回访,并录音,如果保险公司有回访录音证据,那法院会采信已告知,如没有,那很有可能认为未尽告知。”

【作者:郑嘉意】 (编辑:郑嘉意)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
电子游戏官网app_电子游戏网址app_电子娱乐游戏在线(官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