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报道|中小银行专项债收尾:九成以上注资农村金融机构 未来资本补充压力犹存_银行_金融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金融频道首页 > 银行 >
 

金融报道|中小银行专项债收尾:九成以上注资农村金融机构 未来资本补充压力犹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21-10-01 09:36:56
字号:

时隔近一年半,各地用于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专项债发行也已收官——9月22日,随着云南和安徽两省相继披露了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发行事项,全国20个省市合计发行额度达2064亿元,已经超过去年财政部安排的2000亿元专项债券额度。

财经网金融梳理发现,农村金融机构因为自身风险抵抗能较弱,成为此次注资的重点对象。2064亿元的专项债券合计注资了310家中小银行,其中285家为农信系统银行,即农信社和农商行,数量占比将近92%。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中小银行专项债发行已经超过了2000亿,总体上已经收尾。个别地区预计根据实际情况或许还会有零星的动作,空间不大。不过后续根据压力情况,或许还会有类似的方式继续支持经营可持续的中小银行,以达到支持小微企业,保基础就业的目标。

20省市发行专项债2064亿元 九成以上注资农村中小银行

在去年7月1日,相关会议决定,在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中安排一定额度,允许地方政府依法依规通过认购可转换债券等方式,探索合理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新途径后,各地方政府陆续发布相关文件,目前,本次专项债发行已步入收尾阶段。

9月22日,中国债券信息网显示,云南省、安徽省相继披露了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发行事项,随着两省专项债正式落地,全国20个省市合计发行额度达2064亿元,已经超过去年财政部安排的2000亿元专项债券额度。

根据两省公告显示,云南省将发行2021年云南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一期)——2021 年云南省政府专项债券(十七期),发行总额为44亿元,债券募集资金拟专项用于支持昆明市、曲靖市、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和昭通市共计5个州市的9家中小银行发展。

安徽省则将发行2021年安徽省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券(一期)-2021 年安徽省政府专项债券(三十四期),拟发行规模30亿元,募集资金拟用于4家银行补充资本金。安徽省此次专项债注资的4家中小银行为4家农商行:安徽怀远农商行、安徽淮南淮河农商行、安徽枞阳农商行和安庆农商行。

今年9月3日,央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指出,财政部安排了2000亿元专项债额度,支持20个地区的中小银行补充资本。不过从20省市的发行情况来看,实际发行额已经超过2000亿元。

据财经网金融梳理,发行中小银行专项债的20个省市包含河南、辽宁、内蒙古、山西、甘肃、吉林、黑龙江、广西、四川、广东、山东、天津、江西、河北、浙江、福建、陕西、云南、湖北、安徽,专项债额度分别为257亿元、196亿元、162亿元、153亿元、126亿元、126亿元、123亿元、118亿元、114亿元、100亿元、100亿元、93亿元、79亿元、60亿元、50亿元、50亿元、46亿元、44亿元、37亿元、30亿元。

从注资对象来看,尽管其中存在诸如江西银行和九江银行两家港交所上市的银行,以及湖北银行、汉口银行两家冲击IPO的银行的身影,但此次注资的重点对象仍是自身体量较小、风险抵抗能力较弱的农村中小银行。

据财经网金融梳理,20省市合计发行的2064亿元专项债券额度共注资了310家中小银行,包含25家城商行和285家农信系统银行,农信系统银行即农信社和农商行占比近92%。

廖鹤凯对此解释称,农村金融机构作为我国金融体系最基层的单位,在近年来经济形式复杂多变的情况下,受到的冲击非常直接,而自身资本实力、补充资本金的渠道和能力都又很有限,面临着较大的经营压力。中小银行专项债注资农村金融机构,有效地缓解了其资本金压力,为其持续经营注入了一剂强心针,从而间接地加强了其服务中小微企业的能力,为基础的发展保驾护航。

资本补充压力犹存 年内10家中小银行信用评级被调低

事实上,在疫情冲击和让利实体经济的大背景下,银行业普遍面临着资本补充压力。

日前,普华永道发布的《2021年半年度中国银行业回顾与展望》显示,2021年6月末,上市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普遍下行。个别股份制商业银行及城农商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经逼近监管要求,需要进行相应的补充。

其中,中小银行因其内生性资本补充能力弱、外源性融资渠道受限,流动性承压较大,资本补充问题备受关注。监管为此多次强调支持中小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金融委办公室还曾发布11条金融改革措施中明确,将出台《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进一步推动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加快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支持中小银行发展专项债便是该背景下探索出的缓解其资本补充压力的一种途径。然而随着2000亿专项债额度的陆续发布,被作为重点注资对象的农村中小银行压力犹存。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末,农商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14%,低于商业银行平均水平14.48%。而据财经网金融梳理,2020年一季度至2021年一季度末,农商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2.81%、12.23%、12.11%、12.37%、12.12%,呈现出持续下滑的态势。

近期央行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1)》也提到,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但受疫情冲击影响,中小银行的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仍然承压,补充资本的需求较大,部分中小银行资质相对较差或经验不足,通过市场化方式发行资本补充工具面临较大困难。

此外,财经网金融发现,今年以来共有10家中小银行主体信用评级被调低,4家中小银行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被调为负面。评级被下调的均为农商行、城商行等中小银行,其中以农商行为主。

企业预警通数据显示,评级下调的银行包括长顺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山西榆次农商行、吉林环城农商行、大连农商行、延边农商行、河南新郑农商行、山西长子农商行、盛京银行、阜新银行、葫芦岛银行、山西平遥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调到负面的银行包括四川天府银行、贵州花溪农商行、吉林蛟河农商行、广州农商行。

相关评级报告显示,上述银行多存在一个共同点——资本充足率下滑低于行业平均水平,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比如,主体长期信用评级被下调到“BBB”,是上述10家银行中评级最低的山西平遥农商行,联合资信就指出:“平遥农商银行资本内生性弱,且分红力度较大,同时在抵债资产的明显消耗下,资本充足率有所下降且低于监管要求,未来面临较大的资本补充压力。”

“专项债发行结束后,目前中小银行资本充足水平还是存在压力,后续会通过多种手段多效并举支持经营能力较强的中小银行,倒逼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建立健全完善的内控机制,加强公司治理。”廖鹤凯指出,最终还是要走市场化的道路,优胜劣汰,兼并重整,加强中小银行的风险管控能力和经营效率,提升自身造血能力。严格问责机制和监管机制,明确专项债券到期退出机制,防止道德风险的情况,避免政府深陷其中,这也是为我国中小银行最终市场化运营做准备,探出一条符合国情符合地域特点的市场化发展道路,从而更好地解决基层单位的融资难题。

【作者:钱晓睿】 (编辑:钱晓睿)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阅读

热门文章

要闻

编辑推荐

  • 宏观
  • 证券
  • 金融
  • 产经
  • 汽车
  • 科技
  • 地产
电子游戏官网app_电子游戏网址app_电子娱乐游戏在线(官网推荐)